恒富配资

股票配资 > 法律帮助 > 以案说法 > 正文

丈夫离世,试管婴儿成全遗愿

生育困难的一对夫妻做试管婴儿,胚胎培育成功之后,丈夫意外去世。妻子想要继续移植胚胎却被医院拒绝,生孩子后独自抚养同样让她纠结。

关键词:

QQ图片20200116175230

生育困难的一对夫妻做试管婴儿,胚胎培育成功之后,丈夫意外去世。妻子想要继续移植胚胎却被医院拒绝,生孩子后独自抚养同样让她纠结。

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也就是我们俗称的试管婴儿,帮助很多家庭实现了生儿育女的心愿。试管婴儿涉及生命的孕育,法律对此有着严格规定,关键环节需要夫妻双方共同认可。2019年9月,周晓梅拿到了浙江温州鹿城区法院的判决书,她终于可以在没有丈夫孙炜签字的情况下,完成试管婴儿的胚胎移植手术。

晚婚不育,选择试管婴儿

青春年少时,周晓梅曾经受到过情感伤害,封闭了自己的内心。为了逃避过去,她独自离开老家,辗转来到温州做财务工作,形单影只很少与人交际,过着简单而平淡的生活。她工作勤奋待人厚道,深受工厂老板孙炜的青睐。

孙炜已经34岁,还没有结婚。大专毕业那年,加工皮具的父母给别人作担保受牵连差点破产,母亲受刺激病倒,几年后去世。孙炜放弃继续学习的打算,协助父亲经营生意,同时还要打官司追讨损失,无暇顾及恋爱。

恒富配资经过多年努力,孙炜和父亲齐心协力,让皮具加工厂走出困境,损失也要了回来。父亲年纪大了,放心地把皮具加工厂交给他打理。为了照顾几位家境不好的叔伯,他安排堂哥、堂弟在工厂工作。孙炜比同龄人成熟,亲友给他介绍的年轻女孩都难以吸引他,而年近30岁、做事稳妥的周晓梅,对他有着不一样的吸引力。

尤其是每当遇到财务棘手的问题,冷静的周晓梅总能让孙炜感到安心。渐渐地,他察觉到自己对周晓梅的喜欢和依赖,慢慢展开追求。了解到周晓梅曾经的情感伤痛后,他给予了温柔呵护,逐渐打开了周晓梅的心扉。2016年10月,两人喜结连理,婚后和孙炜的父亲共同生活。

看到辛劳多年的儿子有了爱人,父亲非常高兴,如今最大的心愿就是抱孙子。孙炜和周晓梅年纪都不小了,婚后努力调理身体积极备孕。过了三年多,周晓梅还是没有怀孕。经过检查,医生确认孙炜精子活力不足是不育的主要原因。

恒富配资孙炜是家中独子,父亲一直希望小两口能多生几个孩子,如今要一个孩子都是奢望。经过商议,孙炜和周晓梅选择通过试管婴儿来实现心愿。2018年10月,两人和医院签订了《体外受精和胚胎移植术协议书》,随后进行了一系列身体检查,确保身体能满足做试管婴儿的要求,进行了取卵与体外受精,得到6个健康的受精卵。

两人为此欣喜不已,医院也确定了移植手术的时间。谁知两天后,孙炜在工厂巡视时突发脑溢血晕倒,周晓梅立即通知医院冷冻受精卵。孙炜陷入植物人状态,治疗过程中又出现肾衰竭,一句话都没有留下便离世。孙炜突然去世,周晓梅成了公公唯一的依靠,她强忍悲痛料理了后事,还接手了工厂的管理。

恒富配资多年来,周晓梅和远在他乡的娘家关系疏离,公公待她如女儿一般。孙炜去世后,她表示不会再婚,一定要继续做试管婴儿实现一家人的夙愿,公公十分感动。然而,等待她的却是一系列困境和挑战。

要求移植,遭遇法律困境

长时间冷冻对胚胎不利,周晓梅很快向医院提出解冻并进行移植手术。按照医院的规定,移植手术是试管婴儿的关键步骤,必须经过夫妻双方知情同意,都要在协议上签名认可。如今孙炜已经去世,单凭周晓梅一个人的签字,医院不能进行移植手术。周晓梅坚持自己的要求,表示做试管婴儿是丈夫的遗愿,如果他还活着肯定会同意。

医院的法务人员解释说,胚胎移植手术不是把胚胎放入子宫那么简单,还涉及遇到病变胚胎如何处理、是否减胎等问题,如果第一次移植不成功,还要考虑是否继续移植,必须夫妻双方共同决断,仅凭一个人就决定关乎“生命”的大事,不符合法律规定。将来生下孩子后,周晓梅也需要考虑如何抚养的问题。

法务人员还进一步让周晓梅考虑另一个法律问题——继承。孙炜没有留下遗嘱,他去世按法定顺序进行遗产继承,第一顺序为父母、子女、配偶。如今两人没有子女,婆婆早已去世,遗产由她和公公均分。如果她继续做试管婴儿,出生前需要为胎儿保留必要份额,顺利出生后就会改变遗产分配。从某种角度看是干涉继承,很容易引起纠纷。

恒富配资实际上,自从办完孙炜的后事,周晓梅和公公就已经感到了一种别样的压力。孙炜的叔伯多次来访,表面上是安慰公公,暗地里却劝说公公过继子侄养老。在工厂里,孙炜的堂哥、堂弟也常常不服管理,对她出言不逊,话里话外要赶她走。好在公公并不糊涂,支持她继续做试管婴儿把孩子生下来,无论男女都可以继承家业。

恒富配资如今的情势下,周晓梅移植胚胎,已经不是延续血脉那么简单,而是要保障公公和丈夫苦心经营的家业。尽管法务人员已经说得很清楚,她还是抱着一线希望,聘请律师把医院告到法院,要求医院继续履行已经签订的《体外受精和胚胎移植术协议书》,完成最后的步骤。

恒富配资法庭上,医院表示充分理解周晓梅的做法,但是经过多次讨论,认为她的要求不符合法律规定。虽然医院应该履行已经签订的协议书,但也要遵守做试管婴儿的“知情同意原则”和“社会公益原则”。

恒富配资按照知情同意原则,试管婴儿的关键步骤,必须夫妻双方签名认可。卫生部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明确规定禁止给“单身妇女”实施人类辅助生殖,是必须遵守的社会公益原则。孙炜去世后,医院既不能获得他的签名,周晓梅也恢复了单身状态,属于不能做试管婴儿的情况。

周晓梅的律师提出,签订《体外受精和胚胎移植术协议书》时,孙炜的签名认可已经满足知情同意原则,胚胎移植手术时再签名确认是医院制定的规范,法律上没有明文规定。周晓梅和丈夫曾经感情深厚,渴望孕育爱的结晶,而且完成试管婴儿,也得到了公公的支持。年近70的公公孙思义主动出庭作证,表达延续血脉的愿望,承诺会帮助周晓梅把孩子抚养成人。


恒富配资2019年9月,温州鹿城区法院判决医院继续履行合同,凭周晓梅一个人的签字和决定,完成试管婴儿的剩余步骤。法官认为,继续履行合同,并不会违反知情同意原则,也符合卫生部的法规要求。

恒富配资周晓梅和孙炜已经与医院签署了一份《体外受精和胚胎移植术协议书》,支付了医疗费用,在满足治疗条件的情况下,医院进行了取卵、体外受精术,并成功孕育出胚胎,形成并履行了医疗服务合同。完成剩余治疗步骤是实现合同所必须的,医院理应继续履行。

法庭经过调查得知,生儿育女一直是孙炜的心愿,在和医院签署协议书、配合治疗的过程中,都表示出积极主动的态度。他意外去世,但从他生前的意思表达、行为表现以及家人态度等方面,可以推定完成剩余的步骤是他的遗愿。当前情况下,医院可以告知周晓梅继续治疗存在的风险和问题,获得她单方面的知情同意即可。

卫生部有关禁止方面的规定,针对的是“单身妇女”。这里的单身妇女不是泛指单身状态的所有女性,而是源于做试管婴儿必须由夫妻双方知情同意,要求妇女选择做试管婴儿时,处于已婚有配偶的状态,不是未婚、离异状态。

周晓梅是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丈夫共同签订协议做试管婴儿,当时的身份是已婚妇女。孙炜去世后她属于丧偶单身妇女,且已经完成了部分治疗步骤,不能简单归入卫生部规定的“单身妇女”范畴。从周晓梅及其公公对延续血脉的强烈意愿来看,医院继续进行移植手术,满足家庭愿望产生的社会效益更大。

在审理过程中,法官发现了周晓梅的一些担忧。她不能确定移植胚胎后能否顺利生产,也担心公公受亲戚影响改变态度。虽然公公说等她生下孩子,就多分遗产给母子俩,可万一有了纠纷,她对自己和孩子未来的生活还是有些担心。为了解除她的后顾之忧,也为了让判决更有说服力,法官征求了孙思义的意见,并建议两人写下两份协议。

第一份是遗产分割协议。周晓梅和孙思义分割了孙炜留下的部分遗产,周晓梅获得孙炜名下的一套婚前个人房产,15%的工厂股份。对于其他的部分,两人约定等周晓梅顺利生下孩子后,以维护孩子利益为准则协商分割,孩子的份额不少于全部遗产的38%。第二份是协助抚养协议。如果周晓梅顺利生下孩子,孙思义帮助她把孩子抚养成人,每月支付500元抚养费到孩子年满18岁,并承担孩子上学、生病治疗所需的30%费用。

恒富配资在法官看来,生育权是人的基本权利,针对不孕不育夫妻,能够借助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在符合伦理道德、法律规则的情形下生育后代,是对延续血脉的期盼。尤其在本案中,孙炜不幸亡故,周晓梅愿意接受胚胎植入术,并取得孙炜第一顺位法定继承人孙思义的同意和支持,应当予以尊重和保障。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