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富配资

股票配资 > 人物 > 职场榜样 > 正文

院士陈薇:疫情阻击战一线女先锋

2018年,该疫苗获得国家颁发的新药证书和药品批准文号,这是由我国自主研发、全球首个获批的埃博拉疫苗产品。 当时有人问过陈薇:埃博拉从来没在中国暴发过,研究它有意义吗?她还是全国人大代表,全国青联常委,全国妇联执委…… 此刻,疫情当前,陈薇和她的团队责无旁贷。

关键词:

曾经阻击过非典、抗击过埃博拉病毒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员陈薇,此刻带领团队又出现在武汉,成为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研制中的先锋队。

 

奔跑在坎坷的赛道上

2020年2月2日,北京大雪。而进驻武汉第八天的陈薇和她的团队正在帐篷式移动检测实验室中忙碌。这个实验室刚刚运行三天,应用自主研发的检测试剂盒,配合核酸全自动提取技术,核酸检测时间大大缩短。这是解放军医学科学院专家组深入疫区进行科研攻关取得的一项重要应用成果。因为夜以继日的工作,所有人都很疲惫,但大家都做好了“最坏打算”——以最充分方案,做最长期奋战!

在缺乏疫苗和特效药的前提下,康复患者的血浆是临床特异性治疗最可及的资源。

 

陈薇说,让她感动的是那些愿意让他们采集血浆用于他人救急的康复者,“其中有的人身体虚弱,连采血都很困难。”

因为此前国家科技部下发了《配资公司 请协助采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康复者血液样本的函》,已经有二十多名康复患者同意让他们检测血液标本是否符合献浆标准。

“病毒是公共健康的最大杀手,是国家安全的隐形威胁。”对于以抗病毒药物为主攻方向的陈薇来说,和病毒打交道已经习以为常。很多年以来,她一直在生物安全领域的“无人区”探索,曾经用超过十年的时间,成功研制首个纳入国家战略储备的重组疫苗。这一成果,让陈薇成为“生物危害防控”国家创新团队的学术领头人。

 

恒富配资在非典疫情暴发的2003年,陈薇再立新功。当时,她正在研究ω干扰素,她以一个生物科学家的直觉意识到,ω干扰素对SARS冠状病毒有抑制作用。必须尽快验证这一判断,尽早控制疫情,她带领课题组,冒着生命危险,连夜进入生物安全三级负压实验室,与当时尚无有效治疗手段的病毒零距离接触。

恒富配资和今天一样,身着厚重的防护服,每次持续工作八九个小时,不能吃喝甚至不能上卫生间……

 

恒富配资那一次,他们在最短时间内验证了干扰素的有效性,1.4万名预防性使用“重组人干扰素ω”喷鼻剂的医护人员,无一例感染。这一成果荣获2016年度国家技术发明奖二等奖。

而这一次,“重组人干扰素ω”喷鼻剂仍然在发挥作用,它能抑制RNA病毒,还能提高免疫力,遗憾的是,因为技术难度大没能大规模生产,只能用于部分一线医护人员。

恒富配资新型冠状病毒变异太快了,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在快马加鞭地研发疫苗。“目前大数据研究发展迅速,一旦有新变异出现,可以马上通过生物信息学或大数据挖掘找到共用的靶抗原、发病机制或受体,可以快速指导疫苗的改良。”

 

然而,疫苗研发有固有的周期和规律,从来就不是一个能够“迅速”完成的任务,人们对这个新病毒的生物特性、致病机理、传播机制、易感人群等,了解非常有限。尤其让他们忧心的是,中间宿主还没有找到,也许还在发挥着作用。陈薇和她的团队、她的国内外同行,正奔跑在一条坎坷的赛道上。

 

希望全天下人都健康 

恒富配资《中国妇女》第一次采访陈薇是在2012年,彼时,她刚刚获得第八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那次,一身戎装的她告诉记者,女人要做事业,首先要把家庭搞好。到现场陪她领奖的丈夫给记者讲述了两人一见钟情的故事。原来,在科学的背后,陈薇是一个浪漫女子,能歌善舞,还梦想过当作家。浙大毕业后,她考入清华大学化学工程专业研究生。毕业时,原本有机会进入南方一家著名的生物公司,拿一份可观的薪水,然而,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听说军事医学科学院是周恩来总理亲自签署命令,从全国抽调最优秀的科学家迅速成立的,她当即做出了人生中一个最重要的决定:参军,到军事医学科学院做科研。

而她的丈夫为了和她在一起,从青岛辞职,到北京暂时当了一名“待业青年”。“因为生命很短暂,要多制造两个人在一起的机会。” 他不肯让她做家务,认为是对她才能的“浪费”,因为她做别的事情更有价值,“她从事的是微生物流行病学的研究,在生物安全、生物防御、生物反恐方面很有建树。事关国家利益,即使作为普通公民,对这份事业也是崇敬的。”这也许正是陈薇能够心无旁骛做科研的重要保障。

陈薇是科学家,也是军人,这让她有一种特别的使命感。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陈薇临危受命,担任“国家减灾委科技部抗震救灾专家委员会”卫生防疫组组长,组织编写《震后卫生防病30问答》和《卫生防疫与心理援助知识手册》,冒着余震率队在废墟上战“疫”……她还在奥运安保中担任“奥运安保军队指挥小组”专家组成员,成功处置了数十起核生化疑似事件,被评为总后勤部“援奥工作先进个人”。

2014年2月,西非大规模暴发并迅速向外蔓延的埃博拉疫情引发全球恐慌。年底,陈薇就率团队研发出了世界首个2014基因型埃博拉疫苗。2018年,该疫苗获得国家颁发的新药证书和药品批准文号,这是由我国自主研发、全球首个获批的埃博拉疫苗产品。当世界为之瞩目,国人为之振奋,陈薇说,“科研创新永远在路上。”

当时有人问过陈薇:埃博拉从来没在中国暴发过,研究它有意义吗?去疫区那么危险的地方,万一回不来怎么办?陈薇的回答很简单:“穿上这身军装,一切都是我应该做的。”

 

2015年7月,陈薇晋升少将军衔。2017年入围中国工程院院士增选候选人名单,2019年顺利增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她还是全国人大代表,全国青联常委,全国妇联执委……

此刻,疫情当前,陈薇和她的团队责无旁贷。对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她是有信心的,“无论是人才队伍、科研实力,还是技术储备,我们都比以往有更好的准备。”只是,疫情的第一个拐点到来之后,会不会还有第二峰、第三峰?自信的她并不敢轻敌。

她呼吁大家,在疫苗出来之前,最原始的隔离就是最好的办法。有必要与人接触时,相隔一米五到两米以上交流,回来尽快洗手消毒,不要揉眼睛,不要摸口鼻。“现在真的需要全体中国人同心同德!”

恒富配资很早以前她就说过,“我是一个母亲、一个女儿、一个妻子,我希望我的家人健康,同样希望全天下的人都健康。”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阅读
0